• 书摘——革命年代其实很精彩

    一九零五年八月二十号,东京赤坂区一幢民房的二楼里,一伙中国人达成了合作协议。根据协议,他们各自领导的兴中会、华兴会、光复会将进行合并,成立一个叫“革命同盟会”的组织。这个组织的领导人就是孙中山,副手黄兴。成立同盟会是孙中山革命生涯中的光荣记录,也是中国历史的重要里程碑。但是我们要知道,这个同盟会最早的牵头人,是日本黑龙会领袖内田良平;而开会的地方是日本人山头满提供的。黑龙会的目标是吞并中国东三省、蒙古和远东西伯利亚;内田良平和头山满都是侵略中国的积极人物,对甲午战争、日本军国主义的兴起、中国东……
  • 本杰明因温斯顿而沉默

    在拜读过乔治·奥威尔的《动物农场》之后,我十分惊叹作者在上个世纪就能有如此精确和深邃的洞察力,而他本人的生平里却没有在极权主义国家生活的经历。网上很多评论都认为该书在映射苏联,其实,当今的中国人拿来仔细阅读后便知,这简直就是当代写实的文笔!在20世纪出现于世界各地的变种社会主义政体和领袖,与书中“拿破仑”所描绘的表象并无二致,再加上“吱嘎”和那群无名的狗,共同构成了极权主义阴魂不散的心脏与爪牙。太多的羊、鸡和猫构成极权主义这粒“病菌”的培养基,为帝国输送着源源不断的血液和养份并且永远无法逃脱被主宰的命……
  • 幻灭的荷尔蒙与龟裂的拱顶

    读完了《CUHK Series:East Turkestan Independence Movement:1930s to 1940s》(香港中文大学系列:王珂/著《东突厥斯坦独立运动》),合上书依然能想起,五年前也是在这样的一个仲夏夜,位于新疆乌鲁木齐市,发生了举国震惊的维族和汉族流血冲突的“七·五事件”,而那晚我正搭乘飞机回家。至此以后,关于少数民族和多民族、北疆与南疆、东突厥等名词不断见诸报端,对于这些概念我始终有很多疑问困扰于心。正是那位曾经身为政协委员,现在出国搞世维会的著名反面人物,更是把新疆存在的这些问题国际化,希望像西藏问题一样通过国际社会来……
  • 尴尬的身份:日据时代的台湾人

    看过了吴浊流的成名之作《亚细亚的孤儿》,才略微了解到在近代史上台湾社会的众生相。作者站在一个土生土长的台湾人的角度上看世界,来解读日据时代的台湾人对于个人、本岛和国家(此处的“国家”既不是指中华民国也不特指日本,我个人理解应该是地缘关系上的“台湾岛”更合适一些)命运的茫然和挣扎,这是大陆所有历史教科书上都不可能翻到的,尽管近代史是学生们升学考试的必修科目,很多人都对“×××的意义”、“×××的根本原因”之类的概念倒背如流,却鲜有独立己见之士。 书中的主人公姓“胡”名“太明”,出生于日渐没落的书香门第。他学生时期……
  • 通往奴役之路

    年底了忙完工作忙考试,刚从省城参加完GCT复试回来又奔去同学的婚礼。终于有空把今年最后一篇的读书笔记整理出来。哈耶克在《通往奴役之路》中对于欧洲19世纪的自由主义(即古典自由主义)和社会主义萌芽初期的空想社会主义理论对当时社会思潮的影响做了比较深刻的批判和讨论。作为一本枯燥不太通俗的政经类书籍,这本书让我断断续续地读了三个多月。其中一些笔记摘录如下: 社会主义学说对资本主义社会的影响,是产生了与二者皆不同的第三种东西——即奴隶国家。——希莱尔·贝洛克《奴隶国家》(1913年,1927年第二版,第14页) 倘若允诺给……
  • 重读邓小平的时代(二)

    中英两国就香港在1997年之后的主权归属问题上展开讨论之际(当时的副外长周南曾经撰文回忆过香港回归谈判的详细过程,在《青年文摘》上刊登过),中央需要一个得力的人到香港,加深中央与香港的关系,由于之前在江苏的经济改革中政绩卓著,1983年4月胡耀邦通知许家屯要把他调到香港全面负责大陆与香港的关系,为1997年的过渡做准备。1983年6月30日,中英第一轮谈判结束后不久,许家屯被正式任命为中共中央港澳工作委员会党组书记,并被派往香港工作。许家屯在香港的公开身份是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他以这身份出席公开场合,但他的权力却……
  • 重读邓小平的时代(一)

    从拿到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出版的这本《Deng Xiaoping and the Transformation of China》(《邓小平时代》)已经有较长一段时间,茶余饭后翻着看,结果没想到读这本书这么久才读了不到一半。作为一本传记,书中也许只提到邓小平在某个阶段一两句,但放大来看,很可能牵扯出一系列的历史事件,所以类似这种较为严谨的著作读起来着实令人吃力。 读这本书才知道自己以前对邓的了解很片面,而且大多来自于历史教科书和公开的新闻报道。通过这本书能很好地知道邓小平的生平,虽然网上对此书褒贬不一,不过作为入门读物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此……
  • 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

    断断续续翻阅袁腾飞的《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有一段时间了,发现这套历史通俗读物中有不少有趣之处,记下来放到这儿与大家分享,这套书一共四本:《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1:袁腾飞说中国史上》、《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2:袁腾飞说中国史下》、《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3:袁腾飞说世界史上》、《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4:袁腾飞说世界史下》。 厉王世界观有毛病,觉得天下的东西都是他的,这倒算了,关键是他不让百姓才在布列,说山里的浣熊、合理的鱼虾你们也不能动,都是“孤”的。更荒唐的是是谁敢私下议论他说他坏话,一旦被举报就处死,导致城里人……
  • [转]潇湘晨报辛亥革命100周年卷首语

    某个暴躁的士兵开枪后,武昌起义爆发了。这是99年前的一起偶然事件。 如同一切宏大的历史,偶然事件的背后,一定是必然的逻辑在作用。大清帝国不是因为甲午海战才腐朽败落,苹果即使不落在牛顿的头顶也会落在其他科学家的头顶,欧洲列强决不会仅仅为了萨拉热窝那个冲动的中学生就发动第一次世界大战,辛亥革命的基础,是孙中山的执着、黄兴的冲刺、宋教仁的理想,是康有为的探索、梁启超的思考、谭嗣同的牺牲,是魏源的《海国图志》、严复的《天演论》、容闳的《西学东渐记》。 更早的渊源,可以上溯到康熙皇帝,这位英明神武的圣祖仁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