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cyoo Manor
    腐蚀运算

    腐蚀运算

    昨天看以前黑防上刊登过的一篇有关百度验证码的文章,在去掉验证码的噪音那块儿,提到了计算机图形学的腐蚀运算,现摘录如下: 腐蚀运算-……
  • [转]水瓶座:不会轻易爱上谁

    几乎每个水瓶座的心底都有着一段刻骨铭心人间记忆,一个永远无法忘记的背影。 那也许只是极其短暂的两情相悦,只是一种单恋,或只是一种只存在于虚幻空间。 一切看起来是那么平静,那么和谐。 没有惊天动地,没有海誓山盟,没有花前月下,没有浪漫,没有誓言,没有温度。水瓶座的理智和冷漠,注定了任何感情永无燃点。 水瓶座不容易喜欢上一个人。有人说水瓶座对伴侣的要求太高,其实并非这样,水瓶座注重的是感觉。只是那么轻描淡写的一眼,那个人已经吸引了水瓶的所有注意力,从此目光便无法转移。 用一秒钟爱上一个人,然后再付出一……
  • 强行索捐?不!

    国庆前,就听说有个“绿化长江 重庆行动”,具体是什么,也没有更详细的通知,再加上马上是国庆节,所以也就没在意。结果前天不得了了,突然有通知说:学校每个专业每个学生要给这个“绿化长江 重庆行动”捐款,而且关键在后一句:每个人必须至少交10块钱!哥就纳闷儿了,这是什么事儿啊,明明是捐款,怎么还有强制性? 早在08年汶川地震的时候,我就在《读者》上看到过一段话,是发起壹基金的李连杰说的:“捐款是自愿的,任何道德勒索和强人所难的索捐都是不人道的。”正因为如此,我才对学校的这种索捐的行为产生了强烈的质疑。如果每……
  • [转]周厉王止谤

    周厉王暴虐,国都里的人公开指责厉王。召穆公报告说:“百姓不能忍受君王的命令了!”厉王发怒,寻得卫国的巫者,派他监视公开指责自己的人。巫者将这些人报告厉王,就杀掉他们。国都里的人都不敢说话,路上彼此用眼睛互相望一望而已。厉王高兴了,告诉召公说:“我能止住谤言了,大家终于不敢说话了。”召公说:“这是堵他们的口。堵住百姓的口,比堵住河水更厉害。河水堵塞而冲破堤坝,伤害的人一定很多,百姓也象河水一样。所以治理河水的人,要疏通它,使它畅通,治理百姓的人,要放任他们,让他们讲话。因此天子治理政事,命令公、卿以……
  • 子网掩码、子网号和子网主机数

    CSDN李林(网络管理老师)10小时前 首先,子网号并不是一个很明确的概念,用来计算更是无稽之谈。 决定子网大小的是掩码! 一个B类地址,其掩码是255.255.0.0,或者表示成16。 对这个B类地址继续划分子网,那掩码即17-31。 当掩码为17,主机数为2^(32-17)-2=32766,子网个数为2^(17-16)=2 当掩码为18,主机数为2^(32-18)-2=16382,子网个数为2^(18-16)=4 以此类推 ******************************************************************** 常用的就到30,31没用到,32一般做loopback用。如果掩码31位,2个地址中一个是广播地址,一个是网络……
  • 再听《蓝莲花》

    在豆瓣电台听听歌,随机播放到《蓝莲花》的时候,我本想切换,转念一想,好久没有认真听过这首歌了,完整地听一遍吧! 听来听去还是《蓝莲花》好听,不过谱子早已陌生…… 多半年已经没有碰过琴了,左手上的茧早已在岁月中,在键盘上飞舞的时候,悄悄地匿了踪迹。 跟身边的朋友开玩笑:以后可不敢在对外声称自己会弹琴,有些丢人呢。。。技艺不精,而且放下了很久。 那厚厚的一本吉他谱不知都压在何处……几年来收集打印的谱子也有小小的一沓呢~~ 现在是该准备走向社会,预备自己的前程了。我深知我已不可能再靠它谋生,尽管我曾经在无数孤……
  • [转]黄万里三次致书江泽民

    第一封信 于1992-11-14 中国共产党政治局常务委员会江泽民总书记,诸位委员: 敬祝十四大胜利成功,预祝诸位胜利领导我国社会主义建设。在此,作为一个无党派科技工作者,愿竭诚地,负责地,郑重地向诸位提出下列有关水利方面的意见,请予批复。 一.长江三峡高坝是根本不可修的,不是甚么早修晚修的问题,国家财政的问题;不单是生态的问题,防洪效果的问题,或能源开发程序的问题,国防的问题;而主要是 自然地理环境中河床演变的问题和经济价值的问题中存在的客观条件根本不许可一个尊重科学民主的政府举办这一祸国殃民的工程……
  • 建国以来”尚属首次”的重大决议

    92年七大五次会议上通过的那项决议,1767票通过,177票反对,664票弃权(建国以来没有哪次决议有如此多的弃权票);14个专项论证报告,有5个报告专家组不签字。这样一个疑点重重地议案最终竟然通过了,再次说明我们的国度多么地神奇! 可参考文章:《百年大旱 三峡为本》
  • 两个陌生来电

    吃过午饭回来没多久,就接到一个电话,号码显示是本地座机。我本以为是谁手机停机了,用固定电话打给我,我一接,结果电话那头是一个陌生女子。她自我介绍来自高新区的一家公司(具体的名称忘了),说通过网络看到了我的个人简历,我现在才恍然明白。对方说,今天下午有面试,问我什么时候过去,我就犯难了。 晚上还有考试呢 ,我怎么肯呢个坐长途车去主城区参加面试呢~虽然说是第一次接到让我去面试的电话,但是真的抽不开身,只好委婉拒绝。诶,机会啊,却不是自己的。 刚才又接到第二个询问我求职意向的公司,是广东的神州数码的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