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

当代中小学的教科书里,岳飞是永不褪色的民族英雄,他所率领的岳家军对抗金兵的故事连同他的这首《满江红》流传于世,并被后世津津乐道:

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而秦桧托岳飞孙子、南宋作家岳珂(字肃之)之笔,《吁天辩诬》、《天定录》两篇文章把秦桧描绘成奸臣、汉奸的卑鄙小人,再加上后来历朝历代不问是非的一帮戏、曲作者(只会玩弄文笔,对历史事实没有严肃态度的写手,只能称之为作者,不能称之为“家”)的添油加醋,“秦桧”二字遂与“大奸臣”、“大汉奸”等一类词汇画上等号。

约800年后,“上下五千年”的中华文明史上又出现了一位被冠以同样称号的人物:汪兆铭,后更名为汪精卫,取“精卫填海”之意。

读完林思云的《真实的汪精卫》,虽然我不完全认同作者的观点,但此书的确提供了一个不同于中国大陆由共产党主导、中国台湾由国民党主导的第三方角度,来细述这样一个被湮没在历史迷雾当中的人。清水出芙蓉,乱世出英雄。在外族或敌国入侵之时,必定有主战派(若干“民族英雄”皆出于此)和主和派(“奸臣”、“汉奸”、“败类”多出于此)。由于意识形态的灌输,作为二战战胜的一方,我们有理由为自己在那场浩劫之后来之不易的胜利而欢呼,但我们真的也有充足的理由说那些战时政见不同的主和派们一无是处吗?

“主和和就不同了,甭管真假,大家都喊打,你偏不喊,脱离群众,群众就会把你踩死。所以主战派未必勇,主和派未必怯。”-《明朝那些事儿》

记得在以前的某本《读者》上,读到过《孙中山最后的日子》,国父孙中山临终前,榻前就是由汪精卫草拟的总理遗嘱,可见,无论是在日本的同盟会共事,还是同盟会遭遇以梁启超为首的保皇党的激烈抨击,孙中山与汪精卫的关系都是超越同盟会中其余绝大多数人的。

书中说汪精卫生活作风严谨,不吸烟不酗酒云云,简直是标准的“好男人”,秉着“太完美反而不真实”的原则,这等描述我个人认为不能全信,比如透过《蒋介石日记》,我们也能看到一个正派的从军青年-蒋中正,可见片面之词不可轻信。不过汪精卫和陈璧君的婚姻被流传为佳话,倒是事实。

在回国刺杀摄政王载沣失败后,汪精卫在狱中提笔写下著名的《被逮口占》:

街石成痴绝,沧波万里愁;

孤飞终不倦,羞逐海浪浮。

诧紫嫣红色,从知渲染难;

他时好花发,认取血痕斑。

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

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

留得心魂在,残躯付劫灰;

青磷光不灭,夜夜照燕台。

毛泽东从他的奋斗历程中提炼出“枪杆子里出政权”的名句,可惜作为一个能言善辩的文官,汪精卫与掌握军队实权的蒋介石相比,在当时的国民党政府中话语权明显不同,前者靠的是声望,后者靠的是实力。通过北伐、东征乃至后来的中原大战,蒋介石的威信如日中天,而汪精卫则因为其左派立场,坚持孙中山“联俄容共”的政策被国民党右派不断排挤,声誉不如从前(此时已分裂为以汪为首的武汉国民政府和以蒋为首的南京国民政府)。后蒋介石多次因其独裁的手腕遭致党内众多人反对,汪精卫虽在“强烈要求汪主席回来主持大局”的呼声中从海外回国复职,但并没有影响到蒋介石手中的实权。

假如国民党中的主和派和共产党中“右倾投降主义”者成为历史的主流,那么《国共两党领袖汪兆铭、陈独秀联合宣言》将毫无疑问地成为国共两党历史上举足轻重的一篇文章,绝对不亚于某人的《论持久战》等。可惜历史没有如果,这两位当时两党的最高领导人分别被两党的其他势力所排挤出核心领导层(主要决策层),所以这篇文章也就不为人知了。“两党的方针目标有根本的差异,两党合作其实不过是一种相互利用。”

此外,我对汪精卫,他的态度为何从“容共”发生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一直都很不解,原来1927年4月12日发生了“四一二事变”之后,汪精卫反对蒋介石的“清党”行径(“宁汉分流”)。在苏联,托洛斯基领导的共产国际给中共的密令《五月指示》要求中共“取而代之”,而派到中国的苏联顾问鲍罗廷却是斯大林的人,于是托洛斯基和斯大林的不和传到中国,变成了国民党与共产党的彻底反目,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的共产党员退出国民党,蒋介石部署逮捕并处死共产党人,最后“宁汉合流”,武汉国民政府和南京国民政府归为一处。唉,这一摊子烂帐,真的是涛哥的报告中提到“照搬国外经验”的血的教训呐!

“1927年到1931年这一段国民党人反对蒋介石独裁斗争的历史,台湾历史书称作,蒋介石消灭新军阀的派系斗争;大陆的历史书,称作国民党内部狗咬狗的权力斗争。”这段太复杂了,包含中原大战,详见书中章节。而客观事实是“九一八事变”爆发导致实行军人独裁的蒋介石最终成为反抗外来侵略的民族英雄,相比之下,他在国民党内部不得人心的独裁行为就变成“瑕不掩瑜”了。

对于书中提到的所谓“田中奏折”疑似苏联情报伪造的说法,因为没有看过更多的史料,不能妄加评论。不过书中描写张学良风流倜傥的那段,倒不妨各位看官在读过唐德刚《张学良口述历史》之后,当做一段野史来消遣消遣。

对于抗日战争中十九路军八十八师第五二四团坚守“四行仓库”的一段历史,很多人都耳熟能详,可又有多少人知道是蒋介石和张学良的部队不听汪精卫的调遣,十九路军最后才被迫退出上海租界的呢?谁又能了解这样不得以才签订的《淞沪停战协定》背后的无奈啊?至此之后,汪精卫深感无力主持大局,不得不退而求其次,去和日本人和谈,成了主和派。才有了“丧权辱国”的《塘沽协定》以及此后一系列承认满洲国,默认日本在华驻军的耻辱作为。

书中摘录汪精卫的一段话:大部分人高喊牺牲,但他们内心里牺牲的概念是让别人去牺牲,而并不是自己牺牲,为什么大部分人不肯讲出不愿牺牲的老实话?是因为他们害怕卖国的罪名,害怕承担亡国的责任。试看之前因为中日钓鱼岛之争上街打砸抢的粪青和暴民,汪精卫讲的这番话实在是一针见血,他们害怕承担真正保钓的代价,有本事自费去钓鱼岛嘛!打砸自己人的车和店铺算个锤子的好汉。

汪精卫及其阁僚和日本近卫首相及日本部分反战大臣的谈判因近卫的下台和日本少壮派军人力量的崛起而变得风雨飘摇,谈判中至关重要的日军撤军时间表也没了踪影,“弱国无外交”,最终汪精卫因为近卫首相的食言及其内阁的下台而被彻底定格为“卖国贼”,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汪精卫因为枪伤复发,最终卒于日本,后葬于南京梅花山上。老蒋还都南京后刨坟毁尸,上世纪90年代,共产党执政的中国大陆政府曾在梅花山上树立一尊类似于秦桧的汪精卫跪像,后来不知为何被拆除。

如果当年汪精卫被摄政王载沣斩于菜市口,他必定能和谭嗣同一样流芳千古,“引导成一快,不负少年头”的名句也能写进中小学生的历史教科书里。可惜作为一个文人的革命家,他没有老毛参得透,具有十分明显的理想主义者的性格特点,性格的缺陷是造成他一生悲剧的根本原因。

0 Likes
你目前的身份是游客,评论请输入昵称和电邮!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