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9月开学时

前段时间因为某些原因搬到了另一个地方,连续忙着收拾了好多天。搬过去以后离我目前上班的地方也挺近的,目前轮换到了机房,尽管可以天天守着各种华为、中兴、烽火、西门子和NEC的路由/交换设备,但却没有了以前上学时手里拿着一本本理论书,心里向往着实物的那种翘盼……前段时间和同学聊,很多人都觉得仿佛离学生时代很远似的,可是我们才毕业两个月啊!难道真的是岁月这把杀猪刀割裂了“工作”的我们与“学生”的我们之间的回忆吗?从一个次元到另一个次元……

“他们已经被风吹走散落在天涯”

每天上下班穿越喧嚣拥挤的街道,两点一线,偶尔和大伙儿或朋友出去相聚,这样规规矩矩、平平淡淡的上班族生活真的已经就发生在了我身上,遥记中学时代,我也曾坐在课桌边想象和大人们一样,而“每一个真实的现在,都是曾经幻想的未来”。KTV里,我们最常点的都是老歌,那些属于我们青春记忆的“流行歌曲”和“当红明星”。不必诧异现在花样年华的他们没听说过我们最熟悉的那些歌手,昏暗灯光下,觥筹交错间,每个人都有留声岁月里属于自己的记忆,被特定的旋律层层荡起在脑海。

几天时间,拿着韩寒的《青春》读了一半,有些篇章以前在他的博客上读过,现在再次在他的文集中看到,仍然能让人深思。对于曾经真实发生在他身上或者我们也一同经历过的公共事件,韩寒的观点总是在一坨坨脑残爱国粪青和一些保守主义者里显得那么另类。虽然多年前,在环球屎报(《环球时报》)的影响下,我也曾是粪青中的一员,但我并不惮于跟人和人谈起我的过去。因为和众多依旧在喉舌影响下度过青少年、成长为青年,甚至成家立业后还是“纯粹的”、中国特色的民族主义者中的一份子相比,我觉得我是幸运的,通过《南方周末》(四年前的)、CNN、BBC、NHK、《明报》、《苹果日报》等媒介,我看到了与电视上不一样的天朝。忘了说一下,我找到的是台湾版的《青春》,而非经过新闻出版总署删减阉割之后的合法出版物。

下午通过网络,我看到因学校紧挨着的那条江发大水,所以校园低洼处被江水溢满的照片,一方面对那个区住一楼的学弟学妹们表示担心,另一方面对今年秋季入学的新童鞋们,刚来就可以到我校“看海”,说一声:你们赚大了,哥在那儿的时候,龙王可没法过这么大脾气……o(∩_∩)o 哈哈

0 Likes
你目前的身份是游客,评论请输入昵称和电邮!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