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杰明因温斯顿而沉默

在拜读过乔治·奥威尔的《动物农场》之后,我十分惊叹作者在上个世纪就能有如此精确和深邃的洞察力,而他本人的生平里却没有在极权主义国家生活的经历。网上很多评论都认为该书在映射苏联,其实,当今的中国人拿来仔细阅读后便知,这简直就是当代写实的文笔!在20世纪出现于世界各地的变种社会主义政体和领袖,与书中“拿破仑”所描绘的表象并无二致,再加上“吱嘎”和那群无名的狗,共同构成了极权主义阴魂不散的心脏与爪牙。太多的羊、鸡和猫构成极权主义这粒“病菌”的培养基,为帝国输送着源源不断的血液和养份并且永远无法逃脱被主宰的命运。

读此书,情不自禁地要把书中的内容和现实联系起来,“雪球”被赶走、污蔑和诋毁以符合“拿破仑”统治庄园的农场的要求,这正是建国前后多次党内斗争、清洗和政治运动的童话版,为掩盖农场里粮食和谷物匮乏的真相而拿来沙子填充以制造假象,这是《夹边沟》背后真实的人间悲剧的写照,四只羊和三只鸡的命运如同那年春夏之交,在北京街头的热血青年和市民……随着当代科技的进步和信息交流的增多,“拿破仑”们对阻止信息的任意传播感到越来越乏力且无效,“紫苜蓿”与“拳击手”在社会底层占的比例要远远少于上个世纪互联网革命还没有开始之前的岁月,他们中的一少部分还尚存良心,变成了“莫丽”;剩余的大部分变成“吱嘎”,既有知识基础,又有骨子里的媚权,当代横行互联网的毛左和绝大部分公知都是这个德行,对不起,用错词了,缺德的不能用“德行”二字。有的人是真傻,有的人是假傻,假傻的带着真傻的帮助“拿破仑”们维持意识形态的单一和公权力的霸道,这就是极权主义社会人们的真实写照。

有的读者可能对“本杰明”这头沉默的驴没有什么太深的印象,而它却是这个农庄里继老少校老去以后唯一一个看透世道的,它从一出场就一直保持着沉默,无论庄园里发生什么,“本杰明”都淡定自若,唯一的一次爆发是暮年病倒的拳击手被屠宰场的车运走的时候。这让人不禁打一个冷颤,很多精明且有良知的人为了生存都不得不在强权下噤声,对社会热点和时事报以冷眼,只有当“拿破仑”的权力之剑挥向他们亲人挚友时才在沉默中一时爆发,而后又归于沉寂。的确,在极权主义社会里,温斯顿(《1984》里的主人公)表达出自己真实心声后所遭遇的恐吓、威胁和极刑已经或者正在发生着,涉及到某些正直的律师、学者和艺术家。大概是因为温斯顿的前车之鉴,“本杰明”才常年保持静默以明哲保身,对于现状的不满、担忧,以及对于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的悲观情绪都是“本杰明”们沉默的因素。谁都没有权利去谴责别人选择自己生活的方式,或者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对别人指指点点,只有“拿破仑”们和“吱嘎”们以及被“双重思想”控制大脑的人才会擅长使用这种居高临下的方式。所以“本杰明”有保持沉默或爆发的权利,他们或许是潜行在深海的巨鲸,也可能早已失去了热血。但我坚信,“本杰明”这头驴可以一直拉磨,但遇到机会倔起来,堪当中坚力量(“中流砥柱”?这个词已经被党用于自夸用烂了)。

“所有动物生来平等,但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平等。”

即便是用后腿站立起来的“拿破仑”,终究还是一只猪。

0 Likes
你目前的身份是游客,评论请输入昵称和电邮!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