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行索捐?不!

国庆前,就听说有个“绿化长江 重庆行动”,具体是什么,也没有更详细的通知,再加上马上是国庆节,所以也就没在意。结果前天不得了了,突然有通知说:学校每个专业每个学生要给这个“绿化长江 重庆行动”捐款,而且关键在后一句:每个人必须至少交10块钱!哥就纳闷儿了,这是什么事儿啊,明明是捐款,怎么还有强制性?

早在08年汶川地震的时候,我就在《读者》上看到过一段话,是发起壹基金的李连杰说的:“捐款是自愿的,任何道德勒索和强人所难的索捐都是不人道的。”正因为如此,我才对学校的这种索捐的行为产生了强烈的质疑。如果每个人不论愿意与否,都必须拿出至少十元作为“捐款”,我实在想不出这和黑社会收取保护费有何区别?!到昨天为止,我已经被催促了两次,而且对方语气强硬。我就艹了,以前也碰到过收保护费和拦路打劫的,那些混混都知道说说好话才能拿到钱,现在学校反而装起逼来了。拿钱的才是爷!

晚上本来计划看会儿书来着,结果还是跟上这事儿,搞得我一晚上都没干什么。最牛逼的是,还拿什么“重庆市有XX文件”、“学校统一规定”来吓唬我们,事后证明这都是谎言。

又是来催促所谓的“捐款”,同寝室一哥们儿就直接质问:什么叫捐款,捐款是自愿的好不?我也说:“如果给我一个足够的理由,让我心悦诚服,别说十块钱,我直接捐一百,甚至可以从卡里面拿出一千块钱捐了。能说服我吗?”进来的同学无语。这面子上的难堪,我也不愿意,但要涉及到原则问题,在我这儿是没有讨论余地的。

我昨晚就杠上了,我决定直接向媒体和教委反映情况,我还就不信没人管了。前前后后花了一个多小时,我打了六七家媒体的热线电话,联系通的有三家,分别是本地的晨报、商报、和华西都市报,就在我找了个遍,快要放弃时,翻到了区教委的值班电话,我直接就拨过去,还好有人接。我一五一十地向话筒那边说明了我校的索捐行为。同学劝我拿其他的电话打,我不怕,身正不怕影子歪,心里有鬼的是他们!我所了解的东西足以使我戳破他们的谎言,不过前提是他们非要逼我,否则我也不会“自绝于众人”的。但是今天晚上我要行使我作为一个公民应有的权利,我请媒体和教委来关注这件事。虽然最终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结果,但是我用实际行动在维护自己的权益。

于此同时,寝室的几个同学都确定了本地其它各高校(西南政法大学普通学生5元,干部10元,重庆交通大学自愿、重庆邮电大学一开始强制收费,后来改为自愿并退还部分)的情况、我也亲自通过其他专业的同学证实了“所有专业每人强制收费10元”是个大骗局。

在没有说清楚这是个什么JB活动之前,就颐指气使地让我们“捐”钱,哥才不干。我和学校又没有雇佣关系,不怕他们扣工资什么的。以前傻逼过,就算了,现在要是再傻逼,那就是自己在侮辱自己的智商了。

×××××××××××××××××××××××××××××××××××××××××××××××××××××××××××××××××××××××

12年补:事情过去很久了,现在想来我觉得自己没有做错,虽然最后在被暗示有可能影响评优的情况下最终还是被打劫了,但我并不屈服。

《飞跃疯人院》里麦克莫非:"At least I tried."如果不为自己的权利而作一些斗争,你将永远无法赢得尊重。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益事业捐赠法》 第一章 第四条 捐赠应当是自愿和无偿的,禁止强行摊派或者变相摊派。

Never!

0 Likes
你目前的身份是游客,评论请输入昵称和电邮!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