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革命年代其实很精彩

一九零五年八月二十号,东京赤坂区一幢民房的二楼里,一伙中国人达成了合作协议。根据协议,他们各自领导的兴中会、华兴会、光复会将进行合并,成立一个叫“革命同盟会”的组织。这个组织的领导人就是孙中山,副手黄兴。成立同盟会是孙中山革命生涯中的光荣记录,也是中国历史的重要里程碑。但是我们要知道,这个同盟会最早的牵头人,是日本黑龙会领袖内田良平;而开会的地方是日本人山头满提供的。黑龙会的目标是吞并中国东三省、蒙古和远东西伯利亚;内田良平和头山满都是侵略中国的积极人物,对甲午战争、日本军国主义的兴起、中国东北沦陷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不管送到中国哪个朝代的法庭审判,妥妥地判几遍死刑不成问题。虽然说革命道路要讲策略,但是拉上这号人拉赞助,革命先辈们明显口味偏重,以至于在后世历史书中,对相关情节都只能模糊写过,或者语焉不详,好像他们同日本人的关系,只是单纯的革命友谊一样。

何子渊出生广东豪族,既是近代教育的先驱,又是孙中山的得力干将,一直为他招兵买马、筹钱借枪,后来的邓演达、叶挺、叶剑英等风云人物都是通过他引荐,才在粤军中谋到职位,开始追随孙中山的,而在一九一一年十月十日的夜里,何子渊给他滴滴通报了武昌革命的消息后,何贯中立刻去找了一个人,叫李济深。李济深,粤军高级将领,黄埔军校副校长,民国重量级军阀,中国人民共和国人民政府副主席。而在成名之前,他是何贯中在保定军校的好朋友、好同学。

以列宁为首的红军击败了俄国的白军及国际干涉军,正式成立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简称苏联。在建国的头一年里,列宁曾经同德国签订过一个堪称丧权辱国的条约,叫布列斯特条约;具体来讲就是为了退出世界大战,向德国割让乌克兰、格鲁吉亚、立陶宛等大片国土,损失百分之四十四的人口、百分之七十五的铁矿,并赔偿六十亿马克。

不管在谁眼里,签这种条约都是典型卖国,共产党内部也是吵成一团,不少人坚决不让签约,但列宁却坚持要签,并最终获得了党内重臣托洛茨基的支持,同德国达成和解。就在大家一篇哀鸣准备破产的时候,一战突然结束了,德国偏偏是战败国,割地赔款之类条件自然也成了泡影。俄国顿时举国欢腾,纷纷夸奖列宁同志有眼光,利用战略空间打了个漂亮的时间差,既维护了和平又保住了领土,水平实在不是一般的高。

俄国共产党得出结论,其他帝国主义强国没有发生暴动,是因为日子过得比较舒服,已经形成了一个普遍的“工人贵族”阶层,抵消了俄国革命的影响……够先进的不肯造反,肯造反的不够先进……帝国主义国家里面需要带动工人阶级造反,要工人阶级造反就必须先让殖民地造反,但殖民地未必有资格直接进入共产主义,因此只要殖民地能出现革命就是胜利。……列宁相信,想要中国闹革命,必须支持势力比较大的资产阶级派系,让他们把帝国主义势力赶出中国,促成全球工人阶级造反……最值得苏联投资的还得算孙中山的革命党。

如果看现在的宣传,大概有两种说法,一是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列主义;二是五四运动后中国开始流行马克思主义。严格来讲这两句话都是不正确的。马克思的出版物,十月革命以前就从日本流进中国了,连“共产党”这个词都是日本的外来语,老牌革命家大都看过相关工农革命的文章。……各路革命人士真正有兴趣跟苏联打交道,是苏联打败几路干涉军、实力开始扩张的时候。因为看到革命后俄国军队实力雄厚,国防力量开始壮大,所以大家才会高看一眼,希望能跟他们学点经验,照葫芦画瓢搞一支强大的军队,建立自己的底盘,甚至成为最终的胜利者。

三十一岁的毛泽东是湖南国民党的代表,又是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秘书,办事稳重,口才突出,湖南党部的工作搞得相当出色。孙中山对有用人才向来关注,立刻敏锐地意识到谭延闿的这个小老乡非常有价值,应该多加提拔,拉进自己的阵营里发挥专长。

一月三十号,国民党选举中央执行委员和候补委员,孙中山亲自把毛泽东加进中央候补委员的名单里,由大会表决通过。

共产党人倒是无所谓,反正是革命,革谁的都是革;到国民党那里,问题就相当严重了。不需要太多理论研究,也不需要启蒙研讨,不少人已经悟出一个道理:国共合作是为了革命胜利,但革命最好不要胜利,因为成功的那一天,共产党将在苏联的支持下,把枪口对准自己的脑袋。

举国尽苏联,赤化不如陈独秀;满朝皆义子,碧云应继魏忠贤。

土耳其的凯末尔革命成功后,第一件事就是把共产党人连抓带杀送到监狱里去,苏联援助的几万条步枪、上千万卢布都打了水漂,弄得革命领袖十份尴尬。因此面对同样投资巨大的中国,办事员们不得不留个心眼,从一开始就做好预防措施。

汪精卫对毛泽东并不陌生。去年孙中山对这个小青年印象就不错,汪主席面试感觉也是非常良好,于是当场拍板,让毛泽东代理国民党宣传部长。

在后来的漫长岁月里,汪精卫不止一次回忆起,让他自豪的这一幕。汪主席手握党政军大权,蒋介石、毛泽东一个替他管枪杆,一个给他抓笔杆,旁边有鲍罗廷代表共产国际大力支持,是全中国当仁不让的革命领袖。

从来无比现金、将来也最进步的工人阶级,以及最最革命、最最先锋的代表共产党,掌握政权后一样会变成官僚独裁集团,这是全世界共产党都不好意思承认的事情,却也是列宁和托洛茨基无比重要的语言。列宁死得早,来不及安排解决方案,托洛茨基则不幸活的太长,长到有时间提出自己的理论,认为社会主义国家也需要权力分散,必要的话不妨采取多党制,对权力集团进行监督,否则肯定会变成新的独裁政权,最终弄得一团糟。如果苏联共产党能认真对待这些警告的话,执政表现或许会好很多……托洛茨基提出这种大不敬理论的时候,苏联权力集团的领袖不是他,是斯大林……斯大林掌握大权后,第一件事就是收拾托洛茨基。……凡是看不顺眼的人都可以宣布为反革命右翼托派。

组织是一个抽象的名词。笼统地说,凡是在党内,一个人职务比你高的话,他行使权力的时候就可以自称组织,而在他代表组织行事的时候,你千万不能反抗,否则就是对抗组织。……共产党员可以不怕死,可以挨饿受冻,可以无畏地堵抢眼、顶炸药包、面对酷刑死不招供,但没有多少人敢对组织说一个不字。

让流氓无产者带头,组织农民搞运动,想办法折腾地主,斗得越狠、两遍仇恨越深,给地主们戴高帽游街,到后来大家斗起性子,索性一杀了事。

以一介书生出入江湖,漩涡激流不失英雄本色,所谓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陈独秀都做到了,可谓是顶天立地大丈夫。他一生宁肯得罪国共两党,也不肯背弃信仰和良心、不出卖自己的同志,然而下场确实如此凄惨,以至于一手缔造的中国共产党也要迫害他的亲属,实在是让人无语。

终于在南昌起义的问题上,大家没有按程序来,而是先派人组织暴动,再去请示共产国际批准。于是麻烦来了。接到共产国际代表罗明的请求电报后,斯大林给出了神一般的回复:在南昌起义会得罪张发奎,最好是策反张发奎起义,或者把共产党员撤到农村去工作……南昌起义不可行,不批准。……党性大过天,张国焘治好憋着一肚子闷气,去南昌传达斯大林的指示……最后周恩来少见地拍了桌子,带着大家做出一个决定:该起义时就起义,去他娘的斯大林!

0 Likes
Loading ....
  • 大致 评论于18天前 回复
    Firefox 70.0 Windows 7 x64 Edition

    布尔什维克分子希望他们的祖国战败,这是对国家利益的彻底背叛。——普京

你目前的身份是游客,评论请输入昵称和电邮!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