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革命年代其实很精彩

一九零五年八月二十号,东京赤坂区一幢民房的二楼里,一伙中国人达成了合作协议。根据协议,他们各自领导的兴中会、华兴会、光复会将进行合并,成立一个叫“革命同盟会”的组织。这个组织的领导人就是孙中山,副手黄兴。成立同盟会是孙中山革命生涯中的光荣记录,也是中国历史的重要里程碑。但是我们要知道,这个同盟会最早的牵头人,是日本黑龙会领袖内田良平;而开会的地方是日本人山头满提供的。黑龙会的目标是吞并中国东三省、蒙古和远东西伯利亚;内田良平和头山满都是侵略中国的积极人物,对甲午战争、日本军国主义的兴起、中国东北沦陷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不管送到中国哪个朝代的法庭审判,妥妥地判几遍死刑不成问题。虽然说革命道路要讲策略,但是拉上这号人拉赞助,革命先辈们明显口味偏重,以至于在后世历史书中,对相关情节都只能模糊写过,或者语焉不详,好像他们同日本人的关系,只是单纯的革命友谊一样。

何子渊出生广东豪族,既是近代教育的先驱,又是孙中山的得力干将,一直为他招兵买马、筹钱借枪,后来的邓演达、叶挺、叶剑英等风云人物都是通过他引荐,才在粤军中谋到职位,开始追随孙中山的,而在一九一一年十月十日的夜里,何子渊给他滴滴通报了武昌革命的消息后,何贯中立刻去找了一个人,叫李济深。李济深,粤军高级将领,黄埔军校副校长,民国重量级军阀,中国人民共和国人民政府副主席。而在成名之前,他是何贯中在保定军校的好朋友、好同学。

以列宁为首的红军击败了俄国的白军及国际干涉军,正式成立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简称苏联。在建国的头一年里,列宁曾经同德国签订过一个堪称丧权辱国的条约,叫布列斯特条约;具体来讲就是为了退出世界大战,向德国割让乌克兰、格鲁吉亚、立陶宛等大片国土,损失百分之四十四的人口、百分之七十五的铁矿,并赔偿六十亿马克。

不管在谁眼里,签这种条约都是典型卖国,共产党内部也是吵成一团,不少人坚决不让签约,但列宁却坚持要签,并最终获得了党内重臣托洛茨基的支持,同德国达成和解。就在大家一篇哀鸣准备破产的时候,一战突然结束了,德国偏偏是战败国,割地赔款之类条件自然也成了泡影。俄国顿时举国欢腾,纷纷夸奖列宁同志有眼光,利用战略空间打了个漂亮的时间差,既维护了和平又保住了领土,水平实在不是一般的高。

俄国共产党得出结论,其他帝国主义强国没有发生暴动,是因为日子过得比较舒服,已经形成了一个普遍的“工人贵族”阶层,抵消了俄国革命的影响……够先进的不肯造反,肯造反的不够先进……帝国主义国家里面需要带动工人阶级造反,要工人阶级造反就必须先让殖民地造反,但殖民地未必有资格直接进入共产主义,因此只要殖民地能出现革命就是胜利。……列宁相信,想要中国闹革命,必须支持势力比较大的资产阶级派系,让他们把帝国主义势力赶出中国,促成全球工人阶级造反……最值得苏联投资的还得算孙中山的革命党。

如果看现在的宣传,大概有两种说法,一是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列主义;二是五四运动后中国开始流行马克思主义。严格来讲这两句话都是不正确的。马克思的出版物,十月革命以前就从日本流进中国了,连“共产党”这个词都是日本的外来语,老牌革命家大都看过相关工农革命的文章。……各路革命人士真正有兴趣跟苏联打交道,是苏联打败几路干涉军、实力开始扩张的时候。因为看到革命后俄国军队实力雄厚,国防力量开始壮大,所以大家才会高看一眼,希望能跟他们学点经验,照葫芦画瓢搞一支强大的军队,建立自己的底盘,甚至成为最终的胜利者。

三十一岁的毛泽东是湖南国民党的代表,又是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秘书,办事稳重,口才突出,湖南党部的工作搞得相当出色。孙中山对有用人才向来关注,立刻敏锐地意识到谭延闿的这个小老乡非常有价值,应该多加提拔,拉进自己的阵营里发挥专长。

一月三十号,国民党选举中央执行委员和候补委员,孙中山亲自把毛泽东加进中央候补委员的名单里,由大会表决通过。

共产党人倒是无所谓,反正是革命,革谁的都是革;到国民党那里,问题就相当严重了。不需要太多理论研究,也不需要启蒙研讨,不少人已经悟出一个道理:国共合作是为了革命胜利,但革命最好不要胜利,因为成功的那一天,共产党将在苏联的支持下,把枪口对准自己的脑袋。

举国尽苏联,赤化不如陈独秀;满朝皆义子,碧云应继魏忠贤。

土耳其的凯末尔革命成功后,第一件事就是把共产党人连抓带杀送到监狱里去,苏联援助的几万条步枪、上千万卢布都打了水漂,弄得革命领袖十份尴尬。因此面对同样投资巨大的中国,办事员们不得不留个心眼,从一开始就做好预防措施。

汪精卫对毛泽东并不陌生。去年孙中山对这个小青年印象就不错,汪主席面试感觉也是非常良好,于是当场拍板,让毛泽东代理国民党宣传部长。

在后来的漫长岁月里,汪精卫不止一次回忆起,让他自豪的这一幕。汪主席手握党政军大权,蒋介石、毛泽东一个替他管枪杆,一个给他抓笔杆,旁边有鲍罗廷代表共产国际大力支持,是全中国当仁不让的革命领袖。

从来无比现金、将来也最进步的工人阶级,以及最最革命、最最先锋的代表共产党,掌握政权后一样会变成官僚独裁集团,这是全世界共产党都不好意思承认的事情,却也是列宁和托洛茨基无比重要的语言。列宁死得早,来不及安排解决方案,托洛茨基则不幸活的太长,长到有时间提出自己的理论,认为社会主义国家也需要权力分散,必要的话不妨采取多党制,对权力集团进行监督,否则肯定会变成新的独裁政权,最终弄得一团糟。如果苏联共产党能认真对待这些警告的话,执政表现或许会好很多……托洛茨基提出这种大不敬理论的时候,苏联权力集团的领袖不是他,是斯大林……斯大林掌握大权后,第一件事就是收拾托洛茨基。……凡是看不顺眼的人都可以宣布为反革命右翼托派。

组织是一个抽象的名词。笼统地说,凡是在党内,一个人职务比你高的话,他行使权力的时候就可以自称组织,而在他代表组织行事的时候,你千万不能反抗,否则就是对抗组织。……共产党员可以不怕死,可以挨饿受冻,可以无畏地堵抢眼、顶炸药包、面对酷刑死不招供,但没有多少人敢对组织说一个不字。

让流氓无产者带头,组织农民搞运动,想办法折腾地主,斗得越狠、两遍仇恨越深,给地主们戴高帽游街,到后来大家斗起性子,索性一杀了事。

以一介书生出入江湖,漩涡激流不失英雄本色,所谓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陈独秀都做到了,可谓是顶天立地大丈夫。他一生宁肯得罪国共两党,也不肯背弃信仰和良心、不出卖自己的同志,然而下场确实如此凄惨,以至于一手缔造的中国共产党也要迫害他的亲属,实在是让人无语。

终于在南昌起义的问题上,大家没有按程序来,而是先派人组织暴动,再去请示共产国际批准。于是麻烦来了。接到共产国际代表罗明的请求电报后,斯大林给出了神一般的回复:在南昌起义会得罪张发奎,最好是策反张发奎起义,或者把共产党员撤到农村去工作……南昌起义不可行,不批准。……党性大过天,张国焘治好憋着一肚子闷气,去南昌传达斯大林的指示……最后周恩来少见地拍了桌子,带着大家做出一个决定:该起义时就起义,去他娘的斯大林!

很多人都知道巴黎和会中国代表团没有签字,所以山东的问题拖了下来;但历史书上很少写过,中国代表团不签字后,还发生过什么事情。根据国联的规定,只有参加和约签署,才能成为创世会员国,所以在中国代表团不签合约,是没法加入国联的,也就没有办法借国联维护自己的权益。但顾维均却主抓一个漏洞,硬是让中国挤进了国联,那就是中国虽然没签对德国的合约,却签了对奥合约,也就是说,中国是在“和约”上签过字的;至于签的是哪个和约,反正国联没有具体规定,因此不影响中国的创始会员国资格。……顾维钧再接再厉,顺利成为国联盟约委员会委员、国联理事会主席,然后以主席的身份重提山东问题。……最后逼着日本归还胶州、青岛等地方。

陈济棠和白崇禧常年跟蒋介石唱反调仗着的就是江西苏区作为粤军和中央军的缓冲区。所以在反围剿失败后,博古和李德率领十万红军被迫长征,陈济棠同红军秘密谈判,红军不到广东腹地,粤军让红军借道并资助钱粮弹药(占长征物资1/6)这个秘密知道1982年何长工的回忆录里才被公之于众

潘汉年同博古都是江苏人,在二五年就相互熟悉。向忠发倒台之后,王明和博古掌权,潘汉年成为继顾顺章之后中共特科新一任领导人,后去了瑞金任宣传部长。王明去莫斯科之前和博古商定上海中央和共产国际之间的通讯人员派遣上只相信潘汉年,从此潘汉年打上了王明博古的烙印,不被毛信任

华克之,三民主义信徒,于国民党四届六中全会派人刺杀汪精卫,戴笠为破此破案杀掉百余人也没抓住他。他与暗杀白川大将的王亚樵、国共两党还有南方倒蒋派等势力均有联系。后在延安加入中共,上级是民国“谍王”潘汉年。后因潘的案件蒙冤,平反后在报社工作活到1998年,生平极富传奇色彩

长征到了甘肃以后,中央红军休整,从司令到战士每人发了一块大洋(市值一百斤肥猪或者两头半肥羊),另外有白面和盐配发。可腊子口战役前红军战士的肠胃消化功能伤得很深,从极饿到吃撑,撑死了不少人,其中就有腊子口先头部队红二师四团的黄成湘团长,死时没有烈士之名,建国后追认

红军长征到陕北之前,陕北有两支本土红军:第二十六军是本土红军,相当于自发组织的团练,刘志丹和习仲勋带领;第二使七军是陕北特委领导,与北方局和上海局有联系。双方相互内斗,谁也看不惯谁。中央红军到了陕北面临和“地头蛇”如何完美融合建立新的根据地的问题

董健吾,在上海任牧师,古玩商,宋子文的同学,中共特科成员。在上海开互济会,收养烈士子女,黑白两道通吃,与蒋介石、青帮大佬杜月笙都有来往。曾经给赵四小姐送古瓷,通过张学良的关系把毛岸英送去苏联

西安事变里张学良敢找杨虎城对蒋介石下手,是因为刚落脚陕北的红军口头曾向他表述苏联支持他们成立西北联合政府,会提供大批军援让其同国民党中央对抗。。但口头承诺往往是不靠谱的,事发之后,苏联怕利用中国牵制日本的战略受到影响,痛斥张学良犯上作乱

西路军带着中央期盼苏联军援的希望西去,随着西安事变的发生,苏联军援的希望破灭、青海马步芳宣布服从南京国民党中央,随即对西路军疯狂进攻。西路军从两万多人被打到四百多人,徐向前和陈昌浩分路逃过黄河,李先念被从新疆救回。这些人都是红军在存活关头毛与张党内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按司徒雷登的统计数据,在1949年以前的民国时期,中国每年都要饿死300万到700万平民,整个民国时期累计饿死大概2亿人以上。那个时代的大学盛产文、史、政的大家,却鲜有理工科的专才,工业基础在连年的战乱中被毁,为数不多的理工科毕业生只能选择留洋。落后就要挨打,多难不一定兴邦

随着西路军的覆灭,红四方面军战将陈昌浩的服软(陈的妻子张琴秋是红军历史上唯一一位妇女师的师长,被周恩来从南京救回来以后在延安接受组织审查),西路军的历史变成了党史和军史上研究的禁忌,不许深查细究。现在大家只能看到正史上永远正确的中央红军和犯了路线错误的红四方面军

1993年,在陕西巴中南龛山开建一座红四方面军将帅碑林,包括张国焘,陈昌浩,徐向前,李先念,王树声等两千多副团以上将领有雕像或碑,刻着78666名红军将士姓名的碑墙还有六块红军墓地终于在前国家主席李先念逝世一年以后得已以这样一种方式向后人讲述红四方面军曾经的过往

叶挺在1921年的时候就在给孙中山当警卫营营长,后陈炯明叛变时救过宋庆龄,作为一员虎将早就名声在外,后加入共产党。他几经沉浮直到西安事变后国共联合抗日,他才被蒋提名任新四军军长,陕北派的政委叫项英。叶挺和新四军的覆灭和项英有着重要关系,算是党指挥枪的一个失败案例

林育英从莫斯科出发第一个穿过蒙古到了瓦窑堡向中共传达了共产国际七大的会议精神并帮助中共恢复了同斯大林的联络,其余生利用共产国际代表的身份给以毛为代表的中央在很多关键问题上站台。其党史地位远高于堂弟林彪和当年从莫斯科出发的另一路代表潘汉年,死后毛率中央为其执绋抬棺

抗战时红军改编成八路军的时候,蒋介石只给丙种师的编制(三个师,每个师下辖两个旅)。大量的“编外人员”以“独立团”、“治安队”等民间团体的形式存在,实际上后来存在团长指挥旅规模的部队这样的情形。所以说抗战中八路军只死了两个将军(衔)是不客观的,当然自诩中流砥柱也是自夸

夏文运,大连人,26岁毕业于日本帝国大学文学部后任日军参谋部翻译官。从1934年起,夏通过秘密电台,将日军作战计划送到李宗仁手里,在台儿庄大捷中起到关键作用。被日军怀疑后撤离到山西,掩护过八路军,救过董必武,蹲过国共两党的大牢。出狱后回到日本当了一个铁路工人余生穷困

张子奇,天津电话局局长,军统天津站骨干,救过落难的张自忠。他在国共两党的史书上留下的痕迹很少,张家在国共两党的隐蔽战线都有骨干,上及开国领袖,下到平民百姓。张北海是他儿子,纽约知名作家,小说《侠隐》的作者

国军败退重庆,广州沦陷,只能从西北接收苏联军援的时候,新疆军阀盛世才和青海马步芳各自出钱出力修建公路、机场、兵站、中转站,打通了西北物资运输通道,并派兵保障了运输线路的通畅。这两个军阀烧杀抢掠作恶甚多,但在民族大义面前,他们没有失去底限

1937年10月-1941年10月,苏联输送一批苏联飞行员作为志愿军到中国参战,并培训了一千多名国军飞行员,另外提供了904架飞机、82辆坦克、上千门火炮、上千辆汽车、9700挺机枪、190万发炮弹、1.8亿万发子弹给蒋介石抗战用

陈瑞钿,美国华裔,生于波特兰。高中时协助组织波特兰华人飞行俱乐部。1932年和同伴加入广东空军,在德国受训后回国抗日。三年里击落敌机五架,两次逃生。昆仑关战役逃生被烧伤,后回重庆开运输机,1949年返回家乡当邮递员。1997年被美国政府追认为美国二战历史上第一位王牌飞行员

新四军被灭的导火索:第三战区与新四军多次发生摩擦。毛泽东致电项英痛骂一顿并要求立即带兵北上,蒋介石约见周恩来同意给新四军让路。新四军党代表项英最终违背毛的指示和周的部署胡乱指挥部队,引发大规模军冲突惹怒第三战区和蒋介石。9千人部队被歼或俘,5大首领只有饶漱石逃了出来

上世纪三十年代初,日本在上海开了一家“东亚同文书院”用于搜集中国情报,并雇佣了毕业于京都帝国大学经济学部的王学文当教授。然而王学文的老师是日本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河上肇,回到中国王学文就成了中共秘密党员,他在书院组织了一个兴趣小组,搜集日军情报提供给中共上海特科

佐尔格,苏联红军总参高级间谍,红色谍王。他在日本遇到了尾崎秀实(《朝日新闻》上海特派员,思想激进,加入了中国左翼作家联盟,后给近卫文麿任秘书)。两人在东京为德国和日本的双面间谍,代号拉姆扎间谍小组,提供了大量关键的日军情报,一份发往莫斯科,同时抄送延安一份

1941年10月,拉姆扎小组三十多位成员被捕,佐尔格在得知尾崎秀实被捕并供出中国情报内情以后,主动招供,用五个月时间写了五万字的“回忆录”,并用苏联情报战术的细节拖住了日军情报部门的好奇心,对中共特科、苏联总参四局的秘密党小组和同文书院的细节只字未提,牺牲自我,保全同志

上海的中西功在收到佐尔格被捕前最后一封警示电报后,请示了上级程和生,程和生继续请示潘汉年。潘汉年让中西功、西里龙夫等人自己决定是撤是留,后者全部都自愿留下继续在危险的敌后继续情报工作,最终下场被捕或自杀。在八个月时间里,潘汉年的小组送出多份日军部署的重要情报

袁殊,1931年被潘汉年发展成中共秘密党员,次年加入中统,后成为日本间谍岩井英一的下线。袁殊通过杜月笙办杂志,成立中国青年记者协会。1937年加入青洪帮,“通”字辈师兄弟,比肩杜月笙、黄金荣。后被戴笠拉入军统,成为上海国际情报组组长、少将军衔,抗战结束时为军统中将

国军一一一师师长、中共秘密党员常恩多考虑自身患有肺结核时日无多,处境艰难,于1942年带领两千多人的部队投奔八路军。他曾兵谏张学良,西安事变得罪过蒋介石,参加过台儿庄会战。后来该部队扩编为野战军一纵、打四平、下江南、打两广、入朝作战。现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十八集团军

延安整风运动,毛树立了自己的绝对权威的地位,扮演打手的刘少奇、康生、彭真等人通过一次次的大鸣大放、引蛇出洞、“互帮互助”、刑讯逼供等手段,搞得边区干部群众噤若寒蝉,心生恐惧。统一思想、打击异己,这种红色的魔力下,共产党打败了国民党,统一了全国,思想荼毒之深影响至今

延安整风运动中,刘少奇记着统战部副部长柯庆施的旧账,刑讯逼供,柯的老婆被逼跳井自杀。后来毛出面把柯庆施保了下来,柯对毛从此死心塌地,并培养出一个亲信名叫张春桥。几十年以后,柯庆施大力支持下,由张春桥全程参与的那场运动要了刘少奇的命,算是报了杀妻之仇

延安整风运动中叶剑英身为中央军委参谋长,被康生整得够呛,天天写材料反省,连政治局扩大会议都不能参加。前妻危拱之在党校中遭受社会部迫害,被逼拿剪刀刺自己喉咙险些死掉。所以几十年后,当叶剑英决心铲除四人帮时,他已经忍够了这种牛鬼蛇神当道,暗无天日的内部倾轧,该结束了

毛泽东曾安排饶漱石去盯在长江局呼风唤雨的王明并最终帮助毛撸掉了王明,毛安排饶漱石在新四军和刘少奇共同落实中央指示,但刘、饶并没有一条线。刘回到陕北当二把手以后,饶漱石接管新四军并挤走了陈毅,替毛报了红军起家时代和陈毅结下的仇

前共产国际总书记季米特洛夫以私人名义给毛发电报,对正在被批斗中的王明、周恩来等人表示了明确的关怀,并点名怀疑康生的人品问题。迫于对莫斯科的经济和军事依赖和胡宗南的环伺压力,毛对延安整风运动按下了刹车键,他已经达到了目的:抓住权力、钳制思想、相互揭发、整肃内斗

张问德,1881年生,曾任云南军阀龙云的秘书。1942年,中国远征军惨败,腾冲县被日军占领,县长邱天培逃跑,已辞官的张问德站出来自命为腾冲县长,带领腾冲人民打游击,一直坚持到1944年中国远征军光复腾冲。张问德以一封回复田岛寿嗣劝降信的《答田岛书》闻名于世,浩然正气,苍天可鉴

田岛寿嗣在腾冲时娶了当地女子蔡兰辉,田岛被调到缅甸后成英国人的俘虏。蔡兰辉因是鬼子老婆被关押至国军战俘营,在被关押前一天诞下一子。这个孩子被交给当地人抚养,蔡兰辉因倍受屈辱十年后远嫁新疆。上世纪八十年代曾有一批日本老兵到访腾冲,已到中年的这个孩子被公安部门要求回避

1942年的河南是旱灾最严重的省份,颗粒无收、饿殍遍野,很多村子整村死绝或逃难。国民党政府囤积物资拒绝救灾,还强行征税。最后被传教士白修德通过《TIME》将河南的灾情公之于世界,蒋介石不得不象征性地发放了两亿赈灾款,并要求民间募捐必须通过政府,不得私自募捐

1944年,一支名叫“间岛特设队”的朝鲜伪军来到华北不烧杀抢掠,反而是买东西一律高于市价付现金,依靠群众在华北“转战”十个月,于八路军相互让路,捱到日本投降全队只死了一个人,伪军们长舒一口气:终于活下来了,不容易啊

叶企孙,1918年清华毕业、哈佛大学博士、中国物理学会创世人、清华大学物理系和理学院的创始人,国际一流物理学家。两弹一星的功臣榜里有九个是他的学生,两个是他的徒孙。他是华罗庚的伯乐,杨振宁和李政道是他的高徒。文革中因熊大缜旧案被逮捕折磨,死于1977年。雷霆雨露俱是天恩

当年害死熊大缜的凶手史建新后来当了河北省的高官,一致阻挠为熊大缜平反。开国上将吕正操当年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现在八旬高龄终于没有人算计他了,亲自写证明于1986年给熊大缜平反,次年叶企孙平反

罗文坊,1929年参加红军,于1938年调任冀中军区保卫部部长,全程参与了整人肃反的运动,害死了熊大缜。建国后任公安部高官,继续发扬整人的优良传统,在中央已经发了平反文件、吕正操上将亲自过问的前提下,仍然咬定自己当年的卑劣行径,与人联手,妄图只手遮天,掩盖真相

中国共产党是一个有坚定信仰和严密组织的政党,却也是一个权力集中、只对权力负责的政党。它的造错能力极为发达,却缺少纠错的机制和手段,从而肆意践踏普通党员及百姓的权利,并不认为自己需要对民众道歉或承诺悔改——某党史研究专家

阎又文,傅作义私人秘书,上校军衔,中共秘密党员。阎又文多次送出关键情报给华北野战军和延安。建国后他任农业部粮油生产局局长,1962年去世。因他生前的卧底身份极其隐秘连家人都不知道,没有留下档案,他的家人在文革中被打为反动派。最终在王玉和罗长青的帮助下,他的子女洗刷冤白

0 Likes
Loading ....
  • 大致 评论于2019-11-19 05:16 回复
    Firefox 70.0 Windows 7 x64 Edition

    布尔什维克分子希望他们的祖国战败,这是对国家利益的彻底背叛。——普京

你目前的身份是游客,评论请输入昵称和电邮!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