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New Oriental 北京之旅III

亲历2010春运最高峰

虽然正好赶上春运期间回家在我的意料之中,但是难度之大,旅客人数之多,完全超乎我的想象。

在培训期间,老师就帮我们去订火车/飞机票,结果三十多人,只订到了四五张火车票,可以想象一下今年春运有多紧张。手里捏着那珍贵的一张硬座票,我感慨啊,曾记得一网友的心情是:乡愁是一张粉粉的车票,黄牛在前头,我在后头。无语ing……

等到培训结束,要坐车回家的日子,已经是农历腊月二十八,我一大早就打车赶到北京西站,离得还有五十多米的时候,司机师傅说:前面过不去了,我就在路边停 下,你们从那边走过去吧!提着行李,我顺着司机师傅指的方向,看见了高大的北京西客站,身边像我一样要回家的人们都身负背包,行色匆匆。两侧的天桥上人来人往,远远地看,我想起了以前在谋篇文章里看到的一个形容词:像山羊排便一样。(有点儿WS O(∩_∩)O哈!)

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我好不容易挤到了离进站口二十来米远的通道上,此时,进站的人群已经排了很长很长,一小步一小步地往前挪,好不容易顺着人群流动的方向进去了。不巧,大厅正中央的电子告示牌上,没有我要乘坐的车次,往里走找候车大厅又着实费了些功夫。等到我进去,我一看,诶呦!额滴神啊!我还是跟着队伍站在最后边等吧!

火车上,我基本上一直保持着一种坐姿 ,丝毫没有可供挪动的空间,虽然厕所离我只有六步之遥,但我还是不敢吃喝,木有办法,只有忍。火车上我的见闻主要的摘抄如下:

眼镜男:您做什么工作的?

大伯:我在***研究所。你是在北京上班儿嘞?

……

眼镜男:嗯,在***事务所。您那儿的药材怎么弄的?那些方面的?

大伯:研制一些中药,我们的药比**堂的药要好得多,**堂的药其实都是假的,****一直缺*味药,因为传下来的方子上面没写那几样药的量都是多少。

眼镜男:(笑)嗯,总不能拿人做实验啊,是吧?

大伯:是啊,所以现在市面上的***其实都不管用。像我们以前给***领导送的那几颗药,吃了包好。

眼镜男:(兴奋)怎么不多给他点儿?

大伯:那些人不能让他多吃,刚刚够就行啦!瞧他做的那事儿,一下子好了,反倒便宜他了。

眼镜男:……额。。你们那儿有虫草(冬虫夏草的简称)没?

大伯:我们那儿有时候有,怎么,你也搞这个?

眼镜男:我也弄点儿虫草,主要去青海那边。

大伯:哦,这东西现在不多了,就少有的几个地方长的还好。

……

眼镜男:你先做吧!我站会儿!

大龄女青年:(不好意思)你做吧!我就在这儿就行。

眼镜男:坐吧!坐吧!

大龄女青年:(笑)谢谢啦。。。

……

大龄女青年:你怎么看出来的?……我显老么?确实比你大两。。

眼镜男:在北京做什么工作啊?

大龄女青年:***编辑。

眼镜男:哦,我也挺喜欢看***的。尤其是那些画儿。。。

大龄女青年:嗯,从国外引进来的时候,那些都很大,有这么大(用手比划)。不过缩印了以后,就没那么好看了。

眼镜男:哦

大龄女青年:那些照片都很贵的。

……

眼睛男:你在北京哪儿住啊?

大龄女青年:我在***环***。

眼镜男:哦,正好离我上班的地方不远。我在通州住。

(大龄女青年下车前,互留电话)

……

大兵:我们那儿,又一次,运送****,走半道儿上,前面有辆车,警察警示他,他不让啊!我们狙击手直接透出车顶,架上狙击枪,“嘣”的一声,那车就直接拐进沟里边去了。给后面警车打个招呼,让他们处理就是。。

(众人无语……)

大兵:还有一次,在一收费站,有人硬是要检查军车,看里面是什么东西(车里装的是枪械),商量、交涉了好半天,都不行,带头的军官:查吧!随后给了后面班长一个手势命令。结果那人刚看完东东,扭头就倒在了血泊中。。。

(众人愕然……)

0 Likes
你目前的身份是游客,评论请输入昵称和电邮!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