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变成自己曾经讨厌的那个人

之前在Twitter上聊到这个话题,我试着Google了一下关键字“变成自己讨厌的那个人”,发现居然有如此多的人有相通的想法,或许正在苦恼着改变,或蓦然回首,俨然已变成以前的“我”眼中讨厌的那个人。

最广泛的例子就在社会最小的细胞——家庭之中。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普遍的情况下,父母总有一方唱白脸一方唱红脸,“胡萝卜+大棒”式的家庭教育模式比比皆是。我们每个人都曾经小时候在淘气或者不听父母话的时候或多或少被父母打骂,因为年幼而不懂得父母的良苦用心,也无法更深刻地认识到自己行为所造成的后果,那么自然而然的,心里对父母就会有抱怨,甚至怨恨。由于父爱和母爱的不同,在很多家庭中(单亲家庭里父爱和母爱会集合在一人身上体现),父亲的严厉是孩子认知中最初的印象。常年累月地,在未成年的我们严厉,父爱的特性表现出来的东西其实往往和“不近人情”、“苛责”、“威严”等词语是画上等号的。即便在成年以后父母慢慢老去,自己渐渐承担起家庭的重任,我们才能真切体会父母这么多年来有多么不容易。否则为什么歌曲老男孩的《父亲》会引起社会上如此多的共鸣,是那个你讨厌而又感动的人吗?

作为我们儿时心底里“不喜欢”的那个人,父母和老师毫无疑问地主演着这个角色,他们对我们教育的方式形成了我们讨厌和抵触的情绪,而很多时候,虽然那个“人”是具体的,但“讨厌”这个概念其实是模糊的。心理学上的解释或许可以解释为:A的失落感造成A对B的强迫,而B迫于A的失落感又造成了B对C的强迫。把自己的心愿和行为强加于他人而不是真正面对自己的失败和某种缺陷,这往往是认知上的缺陷。

成年后在自己的圈子里,也总会有自己看不惯的人,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讨厌别人的某种生活习惯或者生活方式,例如抽烟、酗酒、举止不雅、爱占小便宜、穿戴邋遢等等细节,我们的主观认识是“讨厌这个人”,而潜意识里,因为你对他/她的细节给予了超过其他人的更多关注,所以这些细节会在潜意识里投射、放大、加深(这三个词语是抄来的)。即便相处一段时间你有了新的圈子、新的环境、新的朋友,在你意识到或者意识不到(更多情况下是后者)的情况下,这些“讨厌”的因素会神奇地体现在你的身上。甚至于情侣之间,分开以后,他或他也会去模仿对方的细节,因为潜意识里抹不去的记忆。

讨厌别人“装清高”而自己却努力靠向清高厌恶低俗;讨厌别人不讲卫生而自己却越来越懒得收拾;讨厌不苗条、不匀称的人而自己却不注意健康饮食;讨厌讲话时候唾沫横飞而自己却在讲到兴高采烈的时候也会这样;讨厌读书死用功的同学而自己有时也会幻想“当初更努力一些会不会不一样”;讨厌别人炫富而又恨自己不富;讨厌别人不守时而自己却经常觉得别人可能会迟到不如自己迟会儿去;讨厌领导要求苛刻而自己有时也觉得别人懒散;讨厌别人挤公交不排队而恨自己没有长双翅膀飞过去;讨厌别人斤斤计较而自己却在菜市场憋足了劲要分毫必争;讨厌别人穿鲜艳抢眼的衣服而自己既想穿又怕别人异样的目光……

美剧《越狱》里,Brad Belick从狱警变成了逃犯才明白原来自己坚信“要把坏人关进监狱”是多么的可笑,因为“监狱外的坏人更多、更坏”,Lincoln Burrows、Mahone等从Company的死敌变成了General的雇佣兵……人生有多狗血,历史就有多吊诡。二战时反法西斯的国家里,坚称比资本主义更优越的国家,有哪个不是独裁和专制?哪个不是在做着类似于纳粹当年在纳粹德国做过的事?慈善本来是有别于或者说远离商业利益的,而天朝的红十字会却高举着慈善的旗帜公然在招摇撞骗,变成了吃肉都不吐骨头的家伙;李阳对自己的妻子Kim实施家庭暴力,在镜头面前,他坦诚自己“强硬是我以前最痛恨的,所以才会往强硬方面走。因为我受够了懦弱。”……

太多的例子不胜枚举,不管“讨厌”的深层原因是“嫉妒”还是“不甘”,我们都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是:在不经意间,自己正在或者已经变成曾经讨厌的那个人。也许是因阅历而改变,也许是早已迷失了方向。

江河入海流,但它们不会一直朝着一个方向流,入海只是最终的归宿。水势无常,它奔向大海的路上一定是百转又千回,有过许多的蜿蜒和曲折,虽然有时和东方相背,但目的却从未改变。

只要知道自己的方向,有一个目标在远处。个人认为,变成自己曾经讨厌的这种改变终归是人生阅历中不可或缺的一页,记载我们着成长的痕迹,就像蜿蜒的河流。

人生真是讽刺,一个人竟然真的变成自己曾经最反感的样子。——《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0 Likes
Loading ....
你目前的身份是游客,评论请输入昵称和电邮!

CAPTCHA